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游戏

埃及神主 第二百章 夜幕下的游戏【求订阅】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3:40

埃及神主 第二百章 夜幕下的游戏【求订阅】

“混沌迷乱时空!”纪瑶答道。▲∴,

方邃吓了一跳:“为什么?”

纪瑶面色如常,只是清甜的声音比平时低沉了稍许:“去混沌迷乱时空,是我们这一宗门入世者的使命,为的是挑战众母势力的当代掌权者,我不能不去。”

方邃更感骇异,追问道:“为什么是现在?”

纪瑶平静道:“不管什么时候,总要去的。”

方邃面色数变,却没有再说话。

那一晚,纪瑶走了,她葱白如玉的手中,握着一柄剑穗飘飘的古剑。

方邃在她的小楼内静静地看着,她和数年前初见时一样,踏空凌尘而去,消失在繁星无数的灿烂夜空里。

纪瑶此去,让方邃心中无由的涌起一阵阵惊悸......他信步出了磐石宇宙,在寰宇神城内漫无目的的走动。

许是因为有些神思不属,方邃的警觉性不免稍差,走了一会儿,还是他肩头的巴斯特忽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猫眼儿发出冷幽幽的光芒。

方邃随之生出警觉,目芒陡盛,扫视着远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古街上,两侧建筑林立,在漆黑的夜幕掩映下,暗影重重,有些森然。四周人踪稀少,远处街道上的人声隐隐传来,飘渺而模糊,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方邃目中的锋芒遂又敛去,与巴斯特传念沟通道:“有什么发现?”

巴斯特传念回道:“再往前走就要被人埋伏了。”又戏虐道:“纪瑶小姐走了,对上主打击不小哈!失魂落魄的。”

方邃没工夫和巴斯特斗嘴,面上沉吟之色一闪而逝,脚步只是停顿了一瞬,就继续迈步前行,竟是一步一步往那未知的埋伏里走去。

巴斯特愣了愣。随后又重新趴下,懒懒的问:“上主这是准备为纪瑶小姐殉情?”

方邃怒道:“滚你的蛋,纪瑶此行虽然危险不小,但断然没有丧命之险,她的宗门又不是傻瓜,纪瑶这样杰出的传承者。数代都未必能出一个,辛苦培养出来,难道会任她去送死?”

方邃越不爱听什么,巴斯特偏偏说什么,这货瞥了瞥猫嘴接道:“那可不一定啊!纪瑶小姐的传承宗门叫成仙地,虽然超然在当世众多势力之上,但古怪规矩多着呢,就喜欢让座下传承者,经历生死考验。成则更近一步,败则玉殒香消。”

“你怎么知道这些?”方邃问道。

“唔!你每日夜里死赖在纪瑶小姐的修行室,闷不做声的修行,本神猫闲来无聊,就和纪瑶小姐聊天知道的啊!所以她的宗门的事,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她去混沌迷乱时空,是真有失落殒命之险!”

脑内想象出纪瑶和巴斯特。一人一猫在说话聊天的场景,方邃不觉笑了笑。

只不过巴斯特这么一说。他心中不免又多出一丝忧虑。

巴斯特仿佛多了一张乌鸦嘴,又道:“上主这么没头没脑的往人家的陷阱里走,实在有点缺心眼儿,万一对手十分强劲,你就是在找死啊!”

方邃哂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长了个猫脑袋?”

接道:“只从这些人选择在僻静处暗设埋伏,没有直接来袭击我。就知道他们在这寰宇神城内,并非没有顾忌,而且不是冷血无情的杀手,否则大可不必选择等着我走入埋伏这么被动的袭击方式,在哪里都可以动手。”

巴斯特眨巴眨巴眼睛。没出声。

方邃再道:“埋伏者的实力强弱,也可以大抵推断出来,他们显然是需要我走入埋伏里,才有对付我的把握,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并没强到能轻松收拾我的地步。那就证明他们没有远在我之上的高手,如此一来

埃及神主  第二百章 夜幕下的游戏【求订阅】

,想要对付我,无非依仗人多而已。”

又道:“再根据他们的行为,分析出他们的来历也不难,必是众神殿里,有些认为我杀了他们两个人的家伙无疑。你说,我有必要怕这样的陷阱?”

巴斯特抿抿嘴巴,翻了个白眼,却没反驳,显然也觉得方邃分析的有道理。

此时周边光线黑暗,夜空中月隐星疏,方邃的面孔被遮挡在层层黑暗里,显得异常的冷酷。他缓缓道:“麻烦既然主动找上门来,就和他们玩玩好了。”

话罢,他体内的神土大地倏然震动,一股妙不可言的感应,从足下的大地中回传过来,与他体内神土,做着某种超出常人理解层次的交感互动。

这是他破入一阶后期,因而出现的一种神魂接连大地的能力,就像是浩瀚大地,成为了他意识的一部分。他可以通过大地,洞察周边数百丈距离内,天地间一草一木的变化,无有遗漏。

此时方邃便利用这种感应能力,察觉到自己所在位置百余丈开外,正有八个人悄然围了过来,方邃甚至还能把握到他们的力量波动强度。

这非常神奇,不需要照面,却胜过目见,足以证明方邃现时的感应能力,是多么玄妙神奇。

从远处将方邃围起来的八个人,分布在四个方向,每个方向两人,目前在不动声色的合拢着包围圈。

方邃的思感继续蔓延。

片刻间他蹙起眉头,隐隐约约的生出了另一种感应。

这次的感应非常隐晦,几乎游离在他的感知之外,除了众神殿的人,暗处似乎还有其他人蛰伏着。

“另有两个隐藏的气息,险些超出我的感知极限,朦胧不清,应该是达到二阶层次的高手了......是列严,云天稷,月采青,还是其他人?”方邃心下思忖。

除了众神殿的人,还有其他人埋伏,这让情况陡然变得危险起来。

隐在暗处的对手,应该已经苦等了很久,因为近旬月时间,他大多和纪瑶在一起。这些人毫无机会,因此方邃这大半个月过的异常平静,但此时纪瑶刚走,方邃落了单,这些人便迫不及待跳了出来。

方邃心中冷笑一声,或明或暗。或强或弱的对手环伺在侧,局面异常危险,他却没有畏惧之心,反觉心中一片坦然,在气机上更是与周边天地紧密结合着,不分彼此。

这时候有一道声音从长街另一端传来:“呵!方邃是吧!今日让你领教一下我们的厉害。”

随着声音,有两个人从长街彼端的黑暗里出现。

这两人和方邃相仿的年纪,都穿着一身黑色滚金边的长袍,华贵中又不失威严。满脸冷笑地走出来,远远看着方邃,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方邃驻足站定,好整以暇的道:“你们众神殿的人,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那两人一愣,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没报名号,来历就被方邃一口道破。

方邃又道:“隐在其他方向的还有六个,干嘛不一起出来?”

这两人愕然失措。瞠目结舌。想象一下,自己精心布置的计划。一眼被人看了个底朝天是什么模样,就可知这两人现在的心情。

倏地,方邃在毫无征兆间,迅猛宛若猎豹般移动起来。

这又一次出乎两个众神殿青年的意料,方邃先前开口说话时,一派闲散模样。全然没露出任何要动手的迹象,却偏偏在下一刻突然出手,动如惊雷,移动的速度之快,几乎超出目力扑捉的极限。

这两人现身后步步失措。完全被方邃牵着鼻子走,原本是主动出击之势,被方邃三两句攻心之语,轻松在两者心中营造出高深莫测之感,形式无形之中便出现逆转,这两人反而变成被动的一方。

方邃忽然移动,所选方向也是古怪,并非攻击现身的两个青年,而是转身往左侧奔跑。

方邃此举似有示弱之嫌,像是要避开对手拦截的位置,准备遁逃离去。

实则不然,就在晃眼间,方邃势如猛虎,足尖轻点,虚空中仿佛有一道阶梯被他凭空蹬踏,发出雷鸣震鼓般的一声轰响。

他就在这轰响声中,纵身来到一栋建筑顶端。

那建筑上目瞪口呆的隐藏着另外两个众神殿的青年,对于方邃如何能识穿自己的埋伏位置,突袭而至,无比的出现在眼前,完全没有准备。

砰!

刹那间,两道碰撞的声音响起,由于速度过快,只发出了一次声响,在黑夜里传出老远的距离。

这两个众神殿青年措手不及之下,被方邃拳打足踢,但觉无边巨力,如山如海的拍来,齐齐翻身栽倒,被逼落建筑之下。

方邃自己则没有任何停顿,‘喀嚓’一声破碎之音再起,却是他逼落两人后,足下发力,裂开了这座建筑的房顶,身形坠入建筑内部,顷刻消失。

方邃如此连串出人意料的动作,行云流水般做出来,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对付众神殿的人,而是为了对付那两个在感应里,模模糊糊察觉到,隐在暗处的高手。

方邃在没有半点征兆间发动,连串行动下,此时沉入一座屋内,不管是隐在暗处的高手,还是众神殿的几人,都在短时间内,失去了他的准确位置。

方邃等于是从对手的狩猎之内,成功脱而出,由明化暗,在逆境的情况下,争回了稍许主动。

这是他素来的性格,遇事镇定,机变百出,绝不让对手按照计划顺利控制局面。

此时方邃沉入屋内,立即足下发力,沉入大地之下。不久后,他又出现在不远处一座宅子内,如此数次变化位置后,不论是隐在暗处的人,还是众神殿的伏击者,都彻底失去对方邃踪迹的准确把握。

方邃这才重新破土而出,正无声无息的隐身在一处建筑内部,这家的主人,就在距离他数丈外的床榻上安睡,一点也不知道屋内多了个人。

方邃一动不动地站在室内一处暗影下,面色深冷,众神殿几人虽然数量占优,却完全不被他放在眼里,但暗处的两个高手,却不那么容易摆脱。

今夜的游戏才刚开始!

(阅读愉快)(未完待续。。)

怀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清远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自贡癫痫病医院费用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手术价格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住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