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健康

去蒋实为台独做准备

发布时间:2019-02-26 20:20:26

“去蒋”实为“台独”做准备

23年前,撰写《蒋经国传》的作家江南在美遭枪杀后,当时在台湾《时报周刊》任职的王丰也开始研究蒋家,并在之后的20多年中,出版了一系列关于蒋家的书籍,成为台湾知名传记作家、蒋氏家族传记权威。  王丰在研究蒋家20多年中,因以生活细节的书写方式记述蒋氏父子,例如他写蒋介石妻子宋美龄卸妆后像鬼等小故事,曾引来蒋家长期的敌意,相关人员还出书反击,认为他“丑化”了蒋家。  虽然如此,被蒋家视为“敌人”的王丰还继续研究蒋家,并在民进党“去蒋化”方兴未艾之际多次发表文章“护蒋”。他认为,尽管两蒋有其局限性,但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是两岸联系的符号,“去蒋”、“去中”只是民进党为了“台独”做准备。  昨日,在台湾当局将10月31日蒋介石诞辰纪念日首次删除之际,本报通过采访了王丰先生。研究起因偷听大陆广播引发兴趣  :您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蒋家,在当初的特殊环境下,您为什么会去作这个研究?不怕得罪他们吗?  王丰:主要是家庭背景,我的父母都是“外省人”,是中国国民党党员,基本上可以说是老蒋带过来的人,主观就有很浓的情感。  我在五六岁光景,还没上小学,有一天父亲上班去了,母亲去市场买菜,我偷偷拧开家里那部短波收音机,不知怎么转动的,竟然从台湾的“中国广播公司”,滑动到大陆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我一边听,一边提防着母亲会在这节骨眼回来。1950、1960年代,偷听大陆广播,重则会被当成政治犯,流放绿岛。但我却听上了瘾,之后,有很长一段日子,总是趁爸妈不在家的空当,偷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  起先,我心里的困惑,是不知道为什么大陆称“蒋先生”蒋介石,台湾国民党当局为“蒋帮”,而父母敬重的“蒋先生”,为什么在大陆广播节目当中,会成为十恶不赦的民族罪人。当时也不好问父母,但可以感觉到大概在这世界上,同时存在着两个不同诠解的蒋介石,一个是神,一个是鬼。所以从小时候,就有一种想法,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搞懂,究竟蒋介石是神还是鬼。  长大后,我才比较明白,对历史人物,也惟有透过辩证,经过不断扒梳,用事实来证明其是非黑白。因此,论述历史人物,不能怕得罪人,但必须大胆假设,小心查证。这一点,说说容易,要做到却很难。惹恼蒋家蒋家未必视我为敌人  :您陆续出版了有关蒋家的书,曝光了蒋家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是如何得到的?您如何取得那些资料?  王丰:主要是从找材料和关键人物着手。1984年,我进入台湾《时报周刊》服务,经常撰写和蒋家相关的主题文章。在此同时,我也考进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这所学校是台湾“戒严”时期少数可以合法阅读大陆书报杂志的研究单位,能看大陆书报资料,这也是我报考这个研究所的动机所在。  我集中精力研究蒋家父子到台湾以后的点滴故事,但是,这期间的进展十分有限,所阅读到的参考材料,多半大同小异,鲜有真正的运用价值。当时的台湾,信息比较闭塞,政治环境仍未全面解冻,蒋经国还在世,大权在握,党政军特一把抓,连报馆里也到处有眼线,没有任何人胆敢写蒋家的私密故事,即使有人敢写,也没有一家传媒敢刊载。一直到蒋经国去世,这种信息禁锢的局面才得以打开。这时,我得识一些蒋家父子周边的服务人员,从此,我从神龛的门缝里,窥见了一线天,一个从未被揭露的皇家内府……  :您在研究蒋家的过程中曾被蒋家视为“敌人”,这里面有什么“过节”吗?  王丰:我对蒋家父子的情感是很复杂的,就像许多在台湾所谓的“外省第二代”,父母这一辈可以说都是老蒋带到台湾的。还记得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去世那天,父亲眼眶泛着泪光,好像是自己家里老人家过世那样伤心难过。对“外省人”而言,以如丧考妣形容,实不为过,因为他们跟着他漂洋过海到台湾,一晃眼就是26年。我想,父亲这辈人听见蒋介石死讯,无异自知回大陆的希望落空了。因此,坦白说,我从不曾视蒋家为敌人,相对而言,蒋家也未必会视我为敌人。可是,从事传记写作工作,岂可“为贤者讳”?一旦我们将原本端坐神龛上的名人拉下来,岂有不被视为眼中钉的道理,但,这终究是暂时的情绪反应,不足挂齿。

[1][2]下一页

感冒流鼻涕吃什么好的快
宝宝便秘吃什么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