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科技

文音七星宝剑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5:15

长安市市长黎干回到家中,仍然有点惊魂未定,刚刚过去的一幕还浮现在眼前。夜已深了,他不再到新娶的姨太太屋里,而是转身进了夫人的房间。  夫人还没睡,坐在梳妆台前理着晚妆,看到丈夫进来,她略感惊讶,挥手让两个丫环退了出去。当伸手接过黎干外套的时候,她发现丈夫有点异样。但到底哪儿不对,一时又想不起来。  “你……今晚怎么……”  丈夫自从半年前新娶了十七岁的小姨太太,这还是次到她的房间里来。今天到底怎么了?她不禁有些纳闷。  丈夫看了她一眼,长叹了一声,答非所问地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有人惦记着咱这条老命啦。”  她扶丈夫坐在梳妆台前,轻轻为他按摩肩背,为他梳理头发,为他整理胡须。忽然,她的手停了下来,因为丈夫的胡须居然短了一寸……  黎干一把握住夫人的手,说:“多亏只是胡须,他、他完全可以要了老夫的命的。”    唐代宗李豫任命黎干做京兆尹(长安市长),是顶着极大压力的。这黎干既无学历,也不是名门望族之后,而且,这家伙不走正路,喜欢玩一些左道旁门,弄什么星算占卜之术,颇为权贵和士子们瞧不起。然而,就是这个黎干,在长安市长任上一干就干了八年!靠什么?靠的就是左道旁门。鸭子不尿尿,各有各道道。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这个市长总能搞出点不同的花样,整出点特别的动静,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从而博取知名度,提高曝光率。要是遇到一些天灾异像,那他更是如鱼得水,玩得更为欢实,花样更为翻新。    大历四年,自春分过后老天爷就没有下过一滴雨,长安大旱。本是播种季节,但墒情不许,无法下种;在田庄稼早已大多枯死,老百姓连吃水都遇到了困难。有人提议,花重金请知名巫师来求雨,以解旱情。黎市长说:“请什么巫师!这年头金融危机,到处米珠薪桂,该省则省,咱们要响应皇上号召,不搞浪费。本市长要亲自扮演巫师,你们扮演随从,明天随我去曲江边求雨。”  于是,办公室连夜下发通知,诏告各区各县,黎市长明天带领大家求雨,官民人等都要出席,无故不得缺席迟到。    老剑客萧如轲金盆洗手,隐姓埋名,不做大哥许多年了。一辈子叱咤江湖,到得老来,看透人生,不居山林更不居官场,大隐隐于市,在长安兰陵里的一条偏僻小巷里,老剑客一家租房居住,安静地生活着。尘心已作沾泥絮,不再随风上下飞,当然,他有时还会想起当年的侠客生活,一时技痒,萧如轲便舞一套剑。令他自慰的是,隐居多年,剑术不仅没有退步,反而更加精进了。  今天,萧如轲打算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吃过早饭,他提剑在手,刚欲出门,老夫人拦住了他。  萧如轲说:“黎市长今日率众求雨,昨晚通知,市民都要参加,你拦我作甚?”  夫人说:“你去可以,不许带剑。”  “我是剑客,岂能不带佩剑?”  “你已经不是剑客!”  “……”  萧如轲无言以对,解下佩剑,交给夫人,临出门,老夫人递给他一支拐杖,说:“你以为你还年轻啊?现在你只配拿这个。”    通往曲江的官道上,人群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大旱多日的路上有厚厚的尘士,参加祈雨的人们一脚踩下去,尘土漫过脚踝,发出“啪啪”的响声。马匹跑过时,掀起一片黄云,久久不散。不一会,求雨会场上就站满了三四千人,大家在恭候市长大人的光临。  太阳已经升起竹竿高了,市长还未来到。想到市长还要亲自扮演巫师,化妆穿戴还颇费时,打前站的办公室主任未免着急起来。  市长是一个非常守时的人,他算好时间,准时出发。一路上,看到那些草民在往会场赶路,他用手理着飘逸的胡须,很是高兴,特别是见到官家的车轿,民众纷纷避让,这也让底层出身的市长大人很有满足感成就感。他想,今天自己一定要有威仪,即使扮为巫师,也要不同于寻常的巫师。  “加快点速度。”他对走在旁边护驾的公安局长(总捕头)讲。  但轿子却突然停下了。  “怎么回事?”市长在轿子里威严地问。  “有人挡道。”公安局长回答。  “什么!”黎干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掀开轿帘一看,果然有个老者拄着拐杖立在路心。  黎干喝道:“大胆!本官到此,为何不知避让?”  老者并不答话,只是不动。黎干市长命令公安局长:“给我拖开,杖背二十!”  立即有三个壮汉上来,欲将老汉拖开,老汉一笑,转身走到路边,主动伏于地上,兵卒挥起枣木棍,在他的背上打了二十大棍,路上行人看了个个胆战心惊。    祈雨大会基本上按原定时间举行,并且一切程序进行得也算顺利,中午时分,仪式结束,马屁精们纷纷向市长表示祝贺,说这下好了,市长您亲自求雨,老天爷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不出三天一准下雨。大家七嘴八舌,说的都是好听的话,但不知为什么,黎市长总感到心中有点不快,他问公安局长,有没有查清那老头的情况?公安局长说:“还没有查。但据施刑的兵勇说,棍子打在那老汉的背上,就好像打在柔软的皮革上,一点反应也没有。打完就爬起来走了。”  “走了?”黎干比公安局长敏锐多了,“立即给我查清此人的来历,马上报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被打了二十棍,居然爬起来走了,此人不凡哪。”  长安市公安局的效率不错,不到两个时辰,兵勇就回来禀报,人找到了,就住在兰陵里的一条小巷里。按说黎干已经很累了,但是,他突然非常想见到那个老汉,想弄清楚他为什么要拦路,他到底是什么人。而要弄清这一切,只要亲自登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黎市长脱下官服,决定来一个微服私访。在黎干心中,既要安居官场,也要涉足江湖,黑白两道,我黎大人都要占着。  看到来人青衣小帽,长髯飘飘,见惯江湖人物的萧如轲也感到非常惊讶,他居然一时没有想起来人就是父母官黎干市长。  黎干只好自报家门:“怎么,不认识啦?我就是被你拦在道上的黎某啊。”  “黎市长?你、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黎干打量一下眼前的老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派仙风道骨。再看住的这个地方,院落不大,但也有奇花异草,蓬勃旺盛,没有一点旱象。  萧如轲把客人让进客厅,分宾主坐定,便叫家人看茶。未待茶到,黎干说:“下官乃不速之客,请仙翁安坐,受我一拜!”说完纳头便拜。  萧如轲连说“不敢当”,但黎已拜完。萧只好说:“莫非市长为今日之事前来问罪于老夫……”黎干忙说:“不、不,是下官有眼不识泰山。以下官猜测,仙翁不是本地人氏,敢问尊姓大名?”  萧如轲报了名姓,黎干似曾听过,一时也想不起,只好说:“还望萧仙翁原谅本官。您看我作为一市之长,又有公干在身,如果不讲一点威仪,那也不是个事,您说对不?再说,仙翁混迹于众人之中,本官一时也分辨不出来,以为不过是一个闹事的刁民而已呢。现在,我已知罪了,并特来就教,如果您还不肯原谅于我,那您也枉称义士了。哈哈哈……”  话说到这个份上,萧如轲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认错:“如此,都是老夫之过了。”嘴上如此说,心里嘀咕,好个强词夺理,打了老身,还要我认错,当官的就是会说啊!  两人一时无话,其时天色已晚,萧如轲便设席招待市长。席间,萧如轲纵论仙道侠义,黎干听了,很是敬畏。酒至半酣,老人说道:“某有一技,请允许我为大人表演。”说完走入里屋,良久而出,已换了一身紫衣,束了腰带,双手竟拿了七把宝剑。看那宝剑,长短不一,寒光闪闪,映着蜡烛,使屋内明亮了许多。再看那老人,双目炯炯,剑眉倒竖,看向黎干时,分明有一道冷光射过,让黎干不寒而栗。  黎干应邀来至院中,看老剑客舞剑。在清冷的月光下,老剑客挥动宝剑,翩翩起舞,虎虎生风。腾步飞跃时,有如猎豹扑食,剑在身前,光在身后;矮身旋转时,有如陀螺落地,剑在身旁,围如铁壁;忽而剑舞上下,仿佛银河灿烂,不可胜数;忽而剑器劈斩,势将裂盘断石,难以抵挡。黎干看得目瞪口呆,大呼过瘾。而萧如轲老汉也越逞其能,几次挺剑掠过黎干面前,让黎干战栗不已。舞到兴起,只见老人凌空一掷,七把剑飞向夜空,划破黑暗,依次落地。黎干再看那剑,齐刷刷插于地上,呈北斗七星之形。  回到屋中,黎干拜于地上,恳求道:“敢拜仙翁为师,望仙翁不吝赐教。”  萧如轲摇头,说:“我闻大人颇善星算占卜之术,白天意欲领教,故而途中相挡。不意大人功名利禄心太重,不适合厕身江湖。眼下世道,江湖倾轧一如官场,官场作秀颇似江湖。依老夫看来,你很适合官场,老夫岂可收你为徒。”  ,萧如轲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说完转身进屋,再也不肯出来。    黎干怏怏而回,一夜无眠,他想,长安乃我治下,岂容尔等狂夫。既然惩戒无果,拜师无门,那么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昨晚虽只削去我一寸胡须,但身体发肤,岂可毁伤!且狂夫示威之意明显,口中认错,心里不服,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一亮,黎干早膳也没用,带上虎狼随从,直扑兰陵里,黎干想,今日必须让他屈服,否则,就不是二十军棍那么便宜了。然而,到那里一看,院落空空,不见一人。     作为老剑客,萧如轲一生杀过许多人,直到晚年金盆洗手,决心隐身于市,不问世事。他确实过了几年清静日子,然而,作为一个良心未泯、雄心仍在的剑客,让他对当今那些鱼肉百姓、横征暴敛、狎妓冶游、生活奢靡的贪官污吏的胡作非为一概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比让他死更难。  但是因为对老夫人有过承诺,他仍然在努力克制着,只是有时会独自抚摸宝剑,长叹“尘心已作沾泥絮,不再随风上下飞”了,后来便以酒浇愁,花钱买醉,打算在醉生梦死中了此残生……促使萧如轲重出江湖的,是这样一件事。    黎干市长新娶的姨太太确实美艳,不仅美艳,而且年轻,正值妙龄。其实,作为市长,黎干身边并不缺乏女人,除了家中的正房夫人和六房姨太太,平时黎市长还喜欢附庸风骚,时不时的来一次“狎妓冶游”。那是去年初秋的一个早晨,黎市长带领一干人等,游于北郊,出发前特意到长安城有名妓院平康坊,挑选了一批长安城里艳名的名妓丽娃。这天黎大人情致甚浓,酒至半酣,高呼“笔墨伺候”。早有随从研得墨浓,铺得纸平。黎大人口不离杯,文不加点,即兴吟成一绝。黎干掷笔,有人朗声诵道:  日饮文君家酿酒,梦携神女共攀云。  人间哪得神仙境,软玉温香羡此君。  马屁精们高声喝彩,一片叫好。 叫好声惹得游人驻足,这其中有一人,便是老剑客萧如轲。当时萧如轲独自一人,坐在路边酒店喝酒,一碟花生,一壶浊酒,往往留连一个整天。听到旁边酒肆众人高声,便向酒保打听。酒保摇头不语,禁不住老萧追问,便说道:“不是别人,实乃本城父母官,镇日不处理公务,只知携妓游乐。又不通文墨,还喜欢作那些淫词艳诗。那诗……我一个店小二也胜得过他。”  萧如轲“呵呵”一乐,不再作声。看看天色将晚,老萧付过酒钱,独自还家。走至半道,由于酒力发作,加之上了年纪,他感到身子一晃,倒在了路旁。  待他醒过来时,已躺在一个床上,只听一个女孩喜悦的声音说道:“好了,老人家醒过来了。妈妈,快盛粥来……”  萧如轲欲待起身,无奈头疼欲裂,多亏那素不相识的母女,喂他吃了香喷喷的糯米粥,他恢复过来,请教过小姐芳名,便不顾母女挽留,执意踏着月色回了家……  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过一腔热血,萧如轲经常吟诵着的一首五言绝句是:“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他是发誓用手中的这支宝剑来铲除人间之不平的,然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梦想永远被现实所嘲笑,自己的善良的愿望总是被人间的罪恶所击溃,即使是天子脚下,也充满了罪恶,甚至比其他地方更加黑暗,更加腐败,真是“灯下黑”……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决心退出江湖,不再过问人间事。  这几天来,萧如轲一直在念叨“兰心”,那是救他的小姐的芳名。萧如轲觉得应该去感谢一下兰心和她的母亲,是她们把酒醉在途的自己救回家中,没有让秋夜的寒霜把自己冻伤。当他来到那个草屋时,只见一片狼籍。他寻到不远处的兰心家的邻居,一问才知,就在自己那天半夜离开之后,忽有一干人等喝醉了酒竟然私闯民宅,残忍地奸污了兰心母女,这里的邻居们后来弄清了,其中领头的居然是本市狗官黎干。虽然第二天黎干差人送来钱帛,说是昨天酒醉,失礼之处,求兰心母女宽宥,无奈这一对母女性情刚烈,不甘受辱,双双已于当天天亮之前悬梁自尽了……  闻听噩耗,五雷轰顶,萧如轲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出,但令邻居们惊奇的是,这位老人不仅没有倒下,反而挥舞起手中拐杖,呼呼生风,让人无法近前,舞到兴起,只见老人随手一挥,拐杖飞出十丈有余,带着一股旋风,插进一棵碗口粗细的苦楝树,直到此时,老人才跌坐在地,嚎啕大哭。邻居中有男子上前,欲将拐杖拔出,哪里摇晃得动……久之,老人起身,向众人施礼毕,朗声说道:“众位高邻作证,我萧如轲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代宗薨,德宗立,黎干种种劣迹,被人告发,市井传言,皇上震怒,不久黎干就要人头落地了。听到这个消息,萧如轲又一次收起了七星宝剑。但令人奇怪的是,不久消息传来,黎干并没有被罢官查办,而是被外放一个美差,当上了封疆大吏,似乎反而重用了。得知此讯,老剑客又一次取出宝剑,手抚久之,双眼放光,一种决绝之心让他变得亢奋和幸福,仿佛人也变得年轻起来。  在赴任的苍茫的大漠古道上,黎干回望古城,口中默念——等我羽翼丰满,再回长安之时,也许大明宫龙椅就是咱家的了。然而,黎干有时又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眼前时不时的会浮现起那北斗形状的七星宝剑。那该死的老剑客没有收我为徒,但他却说“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特别是那对母女,据说还与他相识,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的凑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到底什么意思呢?什么时候是有事的时候,七星剑和他的主人呢?  随着车辇的摇晃,黎干逐渐进入了梦乡,恍惚中,七星宝剑又一次在黎干的眼前飞舞起来,其中一把,终于属于了他——只是这一次不是割他的胡子,而是要了他的小命。  数年以后,一支考古队在茫茫沙漠里发现了一具老年干尸,周边散落着六把短剑,有人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星宝剑,只是七星剑应该七柄,不知道为什么少了一柄。于是,有考古队员便终生苦苦寻找那第七把宝剑。若干年后方才得知,那把剑已经随黎干被运回了长安,并作为陪葬埋到了黎干的坟中。现在的问题是黎坟在哪?没有人知道,从此,那把斩杀贪官的宝剑便没有了影踪。  近听说有人在街头巷尾发现了一把斩贪剑,即为七星剑中的一把,希望不是传言,我们真的需要那把剑。     共 55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癌不能做什么运动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云南省医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