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汽车

风鬼传说 第930章 深藏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1:10

风鬼传说 第930章 深藏

第930章深藏

袁千姗坐上马车,上官秀随即驱车而去。袁千姗向左右看看,急声说道:“错了、错了!你走错方向了!我们是去青龙街,你走反了!”

“没错,就该这么走。”上官秀随口回了一句。

他不知道行刺长孙飞凤的是什么人,不过以凌霄宫在宁南的地位,敢于去行刺她的,绝非小角色,这时候躲还躲不及呢,主动去凑热闹,不是找死吗?

他自己不想惹麻烦,也不愿眼睁睁看着袁千姗去送命。

“你这都走哪去了?你赶快调头回去!”

上官秀对袁千姗的不满毫不理会,反而连甩了三鞭子,把马车赶得飞快。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啊?我让你调头回去!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上官秀想躲麻烦,但麻烦却偏偏找上门来。

他正驱车前行,后方突然一阵大乱。袁千姗立刻从车窗里探出头,向后张望。只见马车的后面,快速奔行过来一群人,其中有男有女,都是身披灵铠、手持灵兵的修灵者。

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十多名修灵者在追击,这些修灵者清一色的黑色灵铠,手持狭长的陌刀,一个个仿佛黑夜中的魔鬼。两拨人,直奔上官秀和袁千姗所乘的马车赶过来。

上官秀虽然没有回头看,但对身后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心里暗叹口气,早知如此,自己就该换个方向走。

身罩黑色灵铠的修灵者速度极快,而且都是暗系修灵者,不时有人施展暗影漂移,追杀到近前,攻出凌厉无比的一刀。

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有两名修灵者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喝道:“你们保护少宫主先走!”

说话之间,他二人持剑迎上众多的暗系修灵者,双双施放出灵武技能。追击上来的暗系修灵者一瞬间全部消失,空气中只剩下淡淡的黑雾,再现身时,人们已出现在那两人的周围,七、八把陌刀,齐齐向他二人的要害刺去。

两名修灵者断喝一声,持剑招架,当当当,夜色中,同一时间乍现出数团火星子。

双方以快打快,叮叮当当的铁器碰撞声不绝于耳。正在双方激战之时,两名凌霄宫的人突然悬浮到空中,身子像是被锁在半空,一动也不能动。

仔细看,会发现他二人的身上被缠了一道又一道的黑雾。那是暗系灵武技能――死亡缚身术。

那两名修灵者使出浑身的力气,但就是挣脱不开,周围的暗系修灵者也不给他们过多挣扎的时间,数把陌刀快如闪电般刺入他二人的身躯。

噗、噗、噗!两名修灵者惨叫一声,同时毙命。直到这时候,缠绕在他二人身上的黑雾才消失,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在半空中掉落下来。

街道两旁有不少露宿街头的江湖中人,他们纷纷站起身形,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群暗系修灵者。

有胆大的江湖中人箭步蹿到路中,挡住暗系修灵者的去路,厉声喝问道:“你等是何人?竟敢行刺凌霄宫少宫主,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宁南狗贼,统统该杀!”

随着喊喝之声,一道黑影从那名江湖中人的身侧掠过,那人的身子猛然一僵,紧接着,肩头的脑袋掉落下来,无头的尸体还站在原地,一腔热血,喷上夜空,染红了一轮明月。

“是……是风人,他们都是风人……”街道两边接连响起尖叫之声。这群暗系修灵者不理周围众人的喊叫,继续向前追去。

正在赶车的上官秀听闻后面的叫声,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蹙。

对于暗系修灵者,风国要比宁南严苛得多,在风国,只有两个大型的暗系修灵者组织,一个是通天门,一个是修罗堂的影旗。

通天门直接效忠皇帝,其成员大多都是守护在皇帝的身边,出动大批人员,深入宁南行刺,那不太可能。

至于修罗堂的影旗,早已做了武器的更新换代,影旗人员,人人都装备了灵火枪,个个都是灵枪射手,就行刺而言,影旗人员根本不必做近身肉搏战,只需远程击杀即可。

眼下的这批暗系修灵者,即非通天门弟子,又非影旗人员,还偏偏打着风国的旗号。上官秀心思转了转,也就明白了,那是对方隐藏真实身份的幌子。

但奇怪的是,宁南国内,谁有这么强的实力豢养这么多厉害的暗系修灵者,而且还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来行刺长孙飞凤呢?

上官秀正在心里暗自盘算着,忽听马车后面有人大声喝道:“停车!前面的马车快停下!”

对于背后的喊声,上官秀置若罔闻,狠狠甩了一鞭子,抽在马臀上。马儿吃痛,嘶吼一声,跑得更快了。

这一次,袁千姗没有再让上官秀停车,小姑娘已被后面的厮杀惊呆吓傻。

后面的街道上,不时有江湖人试图保护被追杀的长孙飞凤一行人,但那群暗系修灵者,简直像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走一过之间,试探拦截他们的江湖人要么被削掉脑袋,要么被拦腰斩断,人们的尸体在街道上铺了好长的一排。

小姑娘没经历过太多的风雨,以前也从未见过如此血腥、凶残的杀戮,她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些杀人如麻的暗系修灵者们,久久回不过来神。

马儿的四蹄终究还是跑不过修灵者的两条腿。不过就这么一会的工夫,跑在面前那拨的修灵者已只剩下三人。

其中两名修灵者健步如飞,率先追上马车,身形跃起,直接跳到马车的车棚上,而后两人同时向后伸手,急声叫道:“少宫主,快上车!”

跑在后面的那人肩头受了伤,鲜血快将半边的灵铠染红。

她深吸口气,蓄力跳跃,只不过她未能跳上马车,在她身形快要下坠的时候,先上车的二人探出身形,一人抓住她一条胳膊,把她硬拽到车棚上。

三人跌坐在车棚棚顶,不约而同地长吁口气。一名修灵者对同伴急声道:“你保护少宫主,我在这里御敌!”

另一名修灵者没有废话,点点头,搀着受伤的长孙飞凤,从车棚上跳下来。在她二人下来的同时,快速地看了一眼赶车的上官秀,和坐在车内的袁千姗,长孙飞凤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坐进车棚里,保护她的那个丫鬟则把手中剑向旁一递,剑锋顶到上官秀的脖颈处,冷声说道:“让你停车,你没听见吗?”

上官秀苦笑,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长孙飞凤坐在马车内,急喘了几口气,向丫鬟摆摆手,说道:“不必难为他,趋利避害,人性使然。”

“此人太可恶,见死不救……”她话音未落,车棚上方突然传来叮叮当当的脆响声,紧接着,嘭的一声,一名暗系修灵者从车棚上弹飞出去,撞在路边的墙壁上,把厚厚的墙壁硬撞出个大窟窿。

丫鬟身子一震,紧张地向后面望了望,只见有五六名刺客已越过己方殿后的同伴,再次追杀上来。

她狠狠把手中剑收回,钻进车棚里,看眼呆呆傻傻、瞠目结舌的袁千姗,目光落到长孙飞凤肩头的伤口处,问道:“少宫主,你的伤怎么样?”

长孙飞凤散掉身上的灵铠,只见她的肩头,又条两寸长的伤口,伤口是刺伤,虽不大,但却极深,骇人的是,里面流淌出来的都是黑血。

丫鬟身子一震,惊骇道:“刺客的灵兵上淬了毒!”

“是暗影兵毒!”长孙飞凤说了一句,抬手伸出怀中,取出一只小药瓶,倒出一颗丹药,直接吞下,而后她又取出一颗丹药,塞入肩头的伤口处。

汗珠子顺着她的额头、脸颊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可她由始至终都没有痛叫一声。

赶车的上官秀亦是暗暗佩服,这个女人够坚强的,中了暗影兵毒,男子都受不了,她一个姑娘家却能忍受得住,很不简单。

可能丹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暗影兵毒,长孙飞凤的伤口虽然还是流淌着黑血,但脸色已不像刚才那么惨白。

她依靠着车厢,看眼袁千姗,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说道:“姑娘不必担心,你只需载我们到城北,我们就会离开,不会给你添麻烦。”

袁千姗呆呆地看着她,又呆呆地点了点头。

长孙飞凤向她笑了笑,转头对上官秀道:“小哥,带我们到城北!”

上官秀没有异议,麻烦已经找上门了,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按照她说的做。不然,想只凭借着一辆马车,甩掉暗系修灵者的追杀,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马车一路向北城飞奔,后面的刺客们似乎也察觉到行动要失败了,在拼命做着的努力。

车棚上的打斗之声越来越激烈,丫鬟在车棚里也坐不住了,她看向袁千姗,喝道:“你保护少宫主!”说完,也不等袁千姗回话,她提剑跳到车棚上,与同伴共同抵御刺客。

她二人年纪不大,灵武却都很高强,刺客们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她俩。

有一名暗系修灵者瞅准机会,以暗影漂移向马背上闪去。不知道是不是太凑巧了,在这名暗系修灵者要在马背上现身的那一瞬间,赶车的上官秀刚好一鞭子抽过来。

看上去他像是要抽打拉车的马儿,结果刚好抽到刚刚现身的那名暗系修灵者身上。

啪!暗系修灵者有灵铠护体,这一鞭子对他自然不构成任何的伤害,只不过鞭子的惯性把他从马背上硬生生地抽了下去。

噗通!

他大头朝下的栽落在地上,人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可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马儿的四蹄在他身上践踏而过,紧接着,马车的轮子又从他的身上狠狠碾压过去。

这名暗系修灵者连怎么回事都没搞清楚,便被弄没了半条命。坐在车内的长孙飞凤心头一惊,诧异地看着上官秀的背影。

他刚才的那一鞭子,是有蓄谋的还是无意的?如果是前者,此人可就太可怕了,他能提前预估到暗影漂移的现身点,那他的灵武得高深到什么地步?

天津一甲医院哪家好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评价
治疗癫痫贵州哪家好
辽宁治疗白癜风办法
癫痫病医院枣庄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