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生活

御剑九重天 第四十四章 云村禁地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6:26

御剑九重天 第四十四章 云村禁地

云飞diǎn头道:“压力的确有,现在乾城云氏一门心思的想要找孙儿的麻烦,孙儿自然要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云闲饶有兴致道:“跟你发生冲突的那xiǎo子叫云齐飞吧,现在已经打通七条经脉,并得到了天阶功法,如果他再来找麻烦你可有信心?”

云飞淡然道:“凡武七重是一道坎,武者的筋骨已经淬炼得很强了,如果没有打通任何的经脉与独立穴窍根本不是对手。”

云闲上下将云飞打量道:“听你口气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个云齐飞放在眼中啊,爷爷很好奇,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心。”

“因为孙儿已经打通了一脉两窍。”

云飞撤消了《金龙诀》对气息的掩饰,一脸自信的看着云闲。

云闲一愣,感到到云飞体内一脉两窍的气息,他脸上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哈哈!好xiǎo子,不声不响就打通了一脉两窍,比你爹当年强太多了。”

云闲很是兴奋,作为剑族一员,他如何不清楚十岁之灵打通一脉两窍代表着什么,尤其自己的孙子还具有剑族中罕见的体质,他完全可以想象,孙子能够一飞冲天,那什么云齐飞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哪用得着去在乎这样的家伙。

云闲看着云飞笑容满面道:“你xiǎo子这个时候回来修炼,不会将目标定在那个乾城天才云骞的身上吧。”

云飞叹道:“以乾城云氏的德性,如果孙儿击败云齐飞这xiǎo子,其他人肯定会跳出来,这一路打下去终会碰到云骞,孙儿不得不未雨绸缪啊。”

云闲diǎn头道:“乾城云氏都是一些欺软怕硬之辈,对于他们就必须表现得强势一diǎn,只有将他们彻底打服了,打怕了,将来他们见了你才会绕道走。你是云逸的儿子,更是我云闲的孙子,没必要怕谁,他们敢挑衅,狠狠揍他们就是,出了事情爷爷给你担着。虽然爷爷这个族长不管事,但自己的孙子还是罩得住的。”

云飞心底涌现热流,五年了,父亲不在身边,虽然有无微不至的白爷爷,但总觉得少了什么,爷爷的关心让他感觉到缺失的亲情。

云闲看着一脸激动的云飞,不由心生愧意,他自然明白孙子被仍在云镇他们父子不闻不问着实不负,一个几岁大的xiǎo孩,不但要忍受藏剑体无法打通经脉的耻辱,还要独自一人面对周遭一切,着实不容易。

摸了摸云飞的头,云闲很是关心的道:“你具有藏剑体,不管是经脉还是独立穴窍都远比一般剑族人难以打通,你这一脉两窍是如何打通的?”

听到云闲的话,云飞顿时想起那夜的遭遇,面色不由凝重起来,沉思片刻他才道:“一脉是在云镇时打通的,而这窍则是在来云村的路上。”説到这里,他沉声道:“当时有人趁夜来袭,这其中有两个识藏境的高手,当时就连镇长都被一个照面打昏。一个叫圣女的人在孙儿的体内种下叫的东西,幸好有白爷爷给的一件东西,孙儿才因祸得福打通一颗独立穴窍。”

云闲闻言双目顿时爆出恐怖寒芒,那一瞬间一股让云飞感到窒息的力量在他的体内如同喷发的火山一般。

太强了!

云飞眼力何等惊人,这绝不是神通境的力量,至少也是神魂圆满。

“他们该死!”

云闲异常震怒,他一手搭在云飞脑门上,探测一番才松口气道:“还好没事,不然我一定要灭了他们暗盟!”

冷哼一声,云闲这才道:“那个白帆给了你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挡住魂种?”

云飞将剑宗宗谱拿出来,道:“就是这东西,当时孙儿只觉一股暖流涌进体内,接着那在孙儿脑中的魂种就被一道剑气轰的粉碎。”

云闲的目光落在宗谱上,霎时就觉上边的字宛若一柄柄出鞘的绝世宝剑,以他的修为一瞬间竟然都感到难以缨其锋的感觉。

“咦?”

云闲好奇的抓住宗谱,打量一番后不由困惑的道:“这只是普通的宗谱而已啊,不过倒没有想到这个额白帆竟然是当年剑宗的后裔,至于这个白婉……”

云闲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很快他轻咳一声道:“这宗谱应当没什么神奇的,肯定是这个白帆留下一道剑气之类的在其中随时保护你,他既然将这宗谱交给你,你可要好好保存,别弄丢了。”

云飞好奇道:“爷爷,这个白婉不会是飞儿的奶奶吧。”

云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或许吧,这个世间名字相同的人很多,不一定就是同一个人。”

云飞脸上露出狐疑之色,爷爷的反应明显是在告诉人宗谱上记载的白婉就是他的奶奶,可爷爷为何不愿承认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云闲见自己孙子一脸的狐疑之色,不由很是尴尬的道:“你现在回这里定是想要修炼吧,不过乾城云氏的人肯定会来找你麻烦,这里根本就不适合做一个闭关之所,爷爷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保证没有人能够打搅你。”

见爷爷不愿説,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云飞倒没有追问的打算,只是diǎn头道:“爷爷,这个暗盟为何要混进云村来?”

云闲淡然道:“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云闲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带着云飞离开宅院,朝着云村深处走去。作为一族之长,就算云闲不管事,他在云氏一族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这主要是因为他不可撼动的同代人的实力。

云飞发现两人来得地方应当是禁地,各类强大的禁制随处可见,他不明白爷爷将自己带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随着踏足这片区域,云飞清晰的感应到一道道如若实质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种威压可怖之极,以他的判断每一个都要强过镇长。至于数量更为惊人,竟有上百人之多。

成都锦江区妇幼保健院
巴州人民医院
承德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衡水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