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旅游

数十万人北川悼念老县城往绵阳路段拥堵十多

发布时间:2019-03-08 13:32:16

数十万人北川悼念 老县城往绵阳路段拥堵十多公里

中国佛教讯 羌山含悲,湔江垂泪。昨日,祭奠遇难亲人、想悼念遇难同胞的各界群众数十万人前行进入北川老县城。 昨日上午8时许,到达距离北川老县城10公里外的擂鼓镇,转乘政府统一安排的公交车进入老县城。不少群众带着花圈、鲜花和香火纸钱,走在通往老县城的路上。 与今年春节、清明节等几次开城接受群众祭奠时目睹的情况相比,昨日进入老县城的人数有增无减。从任家坪收费站到北川老县城的5公里路途中,人群形成一支绵延不绝、看不到首尾的队伍。前来祭奠亲人的大都默不作声,而次进入老县城的则不时停下脚步,辨认路边曾经是什么建筑,一边指给同行者看,有人就连连叹气。 下午2时许,不少群众纷纷看表,说着:“快到了,快到了。”下午2时28分,“5·12”特大地震一周年到来的一刻,人们肃立默哀。 下午3时许,离开时,看到等待返程的群众排队一公里多,不时可见重庆至绵阳、成都至绵阳的大巴车被调来疏散群众。北川老县城通往绵阳的一些路段拥堵十多公里。 废墟上父亲给儿子写悔过书 “如果你在天堂还在读书,就一定把学校选好” 昨日,到北川老县城祭奠的人数之多,远远超过预料。走到北川中学外,过往行人已经是摩肩接踵。 北川姑娘李淼昨日上午8时从绵阳出发,前往北川老县城,越接近,道路拥堵越严重。她与弟弟步行了3个小时,当日下午3时许才到。她带来了一束康乃馨,这是去年地震前一天,她对母亲的承诺,只是母亲再也看不到了。 北川中学: 父亲双手捧面哭泣着 北川中学废墟前的铁栅栏上,菊花更多了,留言纸片也增加了许多,写满对遇难学子的思念、痛悼,写满生者对生命的感悟。 一位父亲拉出了一条横幅。横幅上写着:沉痛悼念北川中学高一一班遇难学生姜栋怀。他颤抖着手,在横幅上又写下了“爸爸妈妈的好儿子,你在天堂安息吧。我们对不起你!”横幅下,姜栋怀在照片上微笑着。姜父把一捧鲜花靠在儿子遗像旁,又掏出都已塑封了的一张奖状和一封信,摆在地上。信是2005年6月儿子写给他们的,问候在外打工的“父母身体好不好”,叮嘱他们“生活不要太节约”。奖状是2008年2月,姜栋怀学习成绩优异,获得了奖学金。 接着,姜父沉默不语,只拿出一张纸,提笔就写下“悔过书”三个字。“姜栋怀,你在天堂吗?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你在天堂一定要原谅我们的一片用心,怪就怪爸爸……这一生死离别,爸妈好后悔。如果你在天堂还在读书,就一定把学校选好。需要什么东西,就给我们托个梦,爸妈卖血也会给你烧去……将来爸妈到了你那里,再给你赔罪……” 这个悲恸欲绝的父亲把这张写给儿子、却不知发往那里的信,放在了地上。然后,他用手捶捶胸,双手捧面,呜咽起来。 姜父做这些事时,坐在地上的妻子呆呆地望着爱子的遗像,泪流满面,呢喃着。心理咨询师贾佑春在她身旁蹲下来,轻轻抚着她的背,无声地劝慰着。贾佑春知道,这个女人已怀上了双胞胎,下个月就要生了。过度悲伤,会对胎儿不利。 北川县保健院: 俩护士废墟上抱头痛哭 在北川县保健院的废墟上,数十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正在举行北川县卫生系统的悼念活动。北川县人民医院院长赵华说,北川县人民医院在去年的大地震中失去了127名医护人员,占到本医院所有工作人员的三分之二。 集体的悼念活动结束后,医护人员分散开来,烧纸焚香祭拜亲人和同事。一名护士坐在乱石上打,眼泪挂满脸庞。另一名护士过去劝她,劝着劝着,两个人突然拥抱在一起,哭声再也压抑不住,在保健院前的废墟上飞扬开来,旁观者也忍不住掉下泪来。 茅坝初中对面的空地上,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笔直地站立,留给大家一个倔强又沉默的背影。看到她的侧面,她的眼泪哗哗直流,嘴巴张得非常大,却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茅坝初中: 山东志愿者悼念遇难同胞 下午2时28分,28名志愿者在茅坝初中前的“5·12”大地震纪念碑前默哀。他们来自山东淄博,带队的人叫朱华。汶川大地震发生第二天,朱华自驾车携带救援物资赶赴北川灾区参加救援。回到淄博后,先后在张店和周村组织两场针对北川香泉小学的赈灾义演募捐活动;去年7月,朱华组织淄博“顺意”志愿者赴四川慰问演出一周;去年冬天,还为灾区群众募集了大量的御寒衣物。 这28名志愿者在北川中学、北川县幼儿园、北川县公安局、茅坝初中敬献了花圈,默哀祈祷。朱华说,因为去年多次来北川,他们对北川充满了感情。“5·12”的悼念活动,他们觉得必须得来,因为一直以来,他们就觉得这里遇难的就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他们还打算在灾区进行慰问演出,用他们真诚的爱为灾区人民鼓舞士气,重建家园。本报特派北川薛振宇孙强 步行十几公里进入北川 人们摩肩接踵只为表达怀念 从东北吉林赶来的王先生正好在灾区援建,昨日他带着一家6口人早上7时就赶到了北川老县城,与前两天不同,较为松懈的交通管制因巨大的车流严格起来,甚至连摩托车也不许从擂鼓镇开上进入北川老县城的道路。在北川老县城门口,则让民众随意进出。“走路都能踢到前面人的脚后跟了。”王先生好不容易和家人进入老县城,他发现县城里的人流十分密集,所有能够通行的道路基本上都是人挤人,肩擦肩,甚至都不能迈大步前进,只能迈着小碎步走动,否则就会踢到前面行人。王先生一家7时进入,直到11时才完成纪念活动。 据了解,截至下午6时许,仍有不少民众涌入老县城。在现场看到,由于时间较晚,公安干警在北川大酒店旁设置了警戒线,对参观的民众进行劝返。 手记 悲情弥漫 2009年4月初,我重返四川地震灾区。 我见到了去年地震采访时见过的原北川县陈家坝乡党委书记赵海清,他在抗震救灾中被称为“铁人书记”。他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儿子,妻子受重伤。而他本人,在经历了抗震救灾的洗礼之后,也做了一次心脏手术。亲人的离世,连续两次面临生死关头,使他看淡了生死荣辱。 我见到了去年5月14日被陕西救援队从北川曲山小学废墟中救出的11岁男孩张傈政。这个当初曾说出“叔叔,你们先救别的同学吧,不要为我浪费时间了”的男孩,已经成了孤儿。跟随大姨生活的他,坚强、可爱,说话很有些小大人的意思。也许,是灾难让他变得早熟。 我见到了长期奔波在灾区进行心理援助的心理学副教授任庆文,他自己创作了音乐治疗组歌,针对灾区群众受创心理,力所能及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我还见到了65岁的老人王继尧。他在地震中失去了老伴,他擦干眼泪,帮群众领取和发放救灾物资,积极参与文物保护,在这样的年龄,被群众选举为村干部。 昨日的北川老县城,涌进了数十万祭奠者,除了灾区群众外,还有不远千里赶到北川的外地志愿者。他们说:这里遇难的就是我们的亲人和朋友。老县城里,悲情弥漫,泪雨纷飞。同样的,爱心也在凝聚,对灾区的关怀持续着。 感受是如此真切,却又如此难以言表。这几个人物和场景不时出现在脑海里,大概,这就是我这次的采访感受。 什邡鸣笛击钟公祭遇难同胞 昨日是“5·12”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日。四川省什邡市援建者、学生、志愿者等2000多人以及数千名自发赶来的群众,聚集在什邡广场上,参加这里举办的大型公祭活动。 上午8时30分,一名乐师敲击编钟5次、12次后,公祭活动开始。接着,鸣笛3分钟,全体在场人员为遇难同胞默哀。 什邡市是四川10个极重灾区之一,损失惨重,占GDP90%的工业和以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全市工业全部瘫痪,直接财产损失889亿元,间接损失超过2500亿元;什邡市43万人口中,受灾人数多达41.2万。一年后的什邡,在北京市的援建下,灾后重建工作已初显成效。 什邡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卓诵读追思祭文时说:“逝者已去,生者图强。周年之际,我们聚集于此,以重建家园的坚强与努力告慰逝者,今日什邡,浴火重生,破碎家园,重现生机。” 数百高僧罗汉寺祈福 去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四川省什邡市罗汉寺,打破寺规,接纳了受灾的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孕妇和产妇容身,在随后3个月中,先后有108个地震宝宝在罗汉寺里降生。 昨日,数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高僧和当地信众齐聚罗汉寺,举行了为“5·12”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超度、为灾区祈福的大法会。法会在108响鸣钟声中开始,所有的人双手紧扣,静静地为死难者默哀。 据现场一位法师讲,这次为遇难同胞举行的是“回向·祈福”大法会。在佛教里,“回向”的意思是,把高僧和信众积累起来的大德用来超度在地震中的亡灵。(稿源:华商报)

游戏机厂家价格
深圳积分入户政策
玻璃钢净化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