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旅游

笔尖剑之劫后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4:48

她忧郁的眼神垂在睫毛下面,空洞的双眼无力地望向外面的世界。苍白的脸犹如落满了冰霜;微挺的鼻梁冰冷地呼吸着可有可无的空气,低低的抽泣声在鼻间回响;她的嘴唇干裂结痂,没有一丝血色。她身着一件短袄,外罩流云织锦袍披,宽大的袍披将她枯瘦的身子罩着,空荡荡的风在中间自由穿梭,阵阵的寒意在侵蚀着虚弱的身子。她柔软无骨的手血管根根爆出,蓝色的筋脉触目惊心,仿佛可以看见里面的血液在无力地流动着。冰凉的窗台上隐约可见她留下的泪水,滴滴珠泪落成花,伤了多情的心。靠窗的床塌洁白而优美,是古色古香的檀香木制成,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床上雕龙画凤。暖暖的流苏帐在随风飘动着,不时有阵阵的幽风在透窗而入,轻轻地卷起一抹抹淡淡的幽香。透过流苏帐可以看见一床绣着鸳鸯的大红被子。一对鸳鸯在水面上相互嬉戏,彼此相爱着,倾诉着爱的甜言蜜语。她的身子半倾着,斜斜地靠在床上,她在努力地保持着这个姿势,以防自己滑倒。  外面的梅花静静地开在冰天雪地之中,一朵朵,一束束,一株株,是那么鲜艳,是那么凄美。不时有雪花轻轻地落在梅瓣上面,掩住了梅花的娇脸。一阵微风吹来,那朵梅花终于承受不住,随着雪花轻轻地飘落下来,成为了大地的一部份,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阵雪花吹过,将梅花轻轻地掩埋。  她看罢,眼中的泪水微微地湿润了长长的睫毛,然后落在冰冷的窗台上面。止不住的泪水湿了她娇美的脸庞,滑入了她干枯的嘴边,滋润了她久未进水的樱唇。咸咸的涩涩的味道,此时已变得无味。她不知曾多少次这样伤心低泣……  无涯手握初晴剑,静静地站在雪地上面,任雪花落在身上,轻轻地覆盖在他的白袍上面。寒风吹过他英俊的面孔,他却没有感觉到寒冷,任凭冷风吹面。他看着远方,将目光投入了茫茫的白雪之中。  楼飞凤在雪地上飘了过来,雪地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楼飞凤身着红袍,手握阴霾剑来到无涯的面前。楼飞凤缓缓抽出阴霾剑,一道寒光凭空而出,撕裂了空气,发出一声刺耳的回响。阴霾剑样式古朴,比一般剑宽半寸,厚一分,剑身黑而发亮,寒光湛湛,表面无装饰。楼飞凤一抽阴霾剑,空气骤然变冷,冷到骨子里。她向无涯说道:“把你的剑拔出来。”  无涯转过头来,对她冷冷一笑,说道:“你早想杀我,而我也早有杀你之意。为何你不一早出来找我,反而是处处躲着我。到了三年之后的今天才来找我,而且选在这个雪山之上?”  楼飞凤突然一剑向无涯冲了过来,阴霾剑剑气十分霸道,通常女子使用起来并不方便,而且也并未能发挥出它的威力。无涯轻轻地转身避过,舍了手中的初晴剑不用,反而是抽出腰间的短剑在楼飞凤的纤腰之间一划,带出一串血花,无涯去势不减,向前划了两步,定在原地。楼飞凤惨叫一声,向前栽倒,阴霾剑一拄地,将她的身子支撑住。她的小腹慢慢地渗出血来。楼飞凤转过头来,看着无涯问道:“你为何不出初晴剑?你这是有意侮辱我。”  无涯哈哈大笑,说道:“因为你不值得我出初晴剑。”他转过头来看着楼飞凤,眼中充满着不不屑之色。  楼飞凤从身上掏出一个酒壶,往嘴边轻轻地抿了两口,把嘴边的酒迹擦掉,怔怔地看着无涯。一缕淡淡的酒香飘了过来,弥漫在空中。  无涯把眼睛闭了起来,说道:“楼飞凤,你手上的莫非就是醉梦?江湖人传说,好酒易得,醉梦难求。醉梦一酒须由斝蒸煮方能显出其味。醉梦一酒,香而绵纯,滑而不涩,入口回甘。如绝世佳人一般,可遇而不可求。醉梦一酒是由十八年女儿红、黑色曼陀罗花种、相思豆种、乌头花根、夏桑、青梅、初雪,以山楂木蒸煮,陶瓮密封,于五十年的桑树挖洞封存十八年而成。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可惜常人无法享受这等佳酿,闻之即死。当年有一位张姓船夫就因为闻了醉梦而魂归地府。”  楼飞凤会心一笑,说道:“看来你还蛮有见地的,真不愧是江湖剑客。”她站了起来,伤口上的血果然不再流淌。她话锋一转,说道:“要达到什么条件才能让你拔出初晴剑?江湖传说,你是位用初晴剑打败阴霾剑的。这打破了江湖另一个传说,阴霾剑从来没有败于初晴剑。可见你的本事已经到家了。”  无涯睁开眼轻轻地“哦”了一声,说道:“难道你想用阴霾剑打败我,然后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姑娘,你也未免无狂?”  楼飞凤哈哈大笑,说道:“对,我这几年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打败你。然后扬名于江湖。江湖上谁不知道你无涯初晴剑的大名,天下剑客。”  无涯点点头,说道:“我一直在找阴霾剑的下落,没有想到当年我与另一位高手对决,我一战将他击败。他从此带着阴霾剑消失于江湖之中。我苦寻多年未果,不曾想阴霾剑竟然落在你的手上。”  楼飞凤说道:“你可知道他是谁?”无涯摇摇头,说道:“我只知他是天下剑客,还手握闻名天下的阴霾剑,我打败了他,所以取而代之,成为天下剑客。”  楼飞凤举着阴霾剑斥道:“把你的初晴剑拔出来,让我看看当年你是如何打败我姐的。因为今天是我姐的忌日,我特意选在今天为我姐报仇。”  无涯心中一惊,你姐,莫非当年那个是女的,他的眼神中充满着困惑,问道:“当年与我对战的那位高手是男的,不是女的。你会不会搞错了?”  楼飞凤冷冷一笑,:“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她手上用劲,出剑运力只有不到寻常七成吗?初晴剑和阴霾剑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本来初晴和阴霾是由一夫妻所掌握的。女的握初晴剑,男的握阴霾剑,这样才能发挥出剑的威力。不然的话,只能发挥出剑威力的七成左右。这个前提是在两人功力相等的情况之下,我姐把所学的教给你,你们的功力就相当,所以我姐就输给了你。当然阴霾剑永远居于初晴剑之上还有更多的秘密,这当中玄机我也不知道。”  无涯问道:“那你姐怎么样了?还在人世吗?”  楼飞凤一扬阴霾剑,一道剑光凭空而出,劈向远方,她大喊一声,声嘶力竭,将她的泪水洒在雪地之上。  无涯看着她状若疯狂的表情,隐隐猜到当年肯定发生了变故,他问道:“你姐到底怎么样了?”  楼飞凤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她死了,死了。她是为你而死的。她临死之前拉着我的手说,不要去杀你,这个天下就让他做吧……”楼飞凤哭倒在雪地上,阵阵的白雪飘落在她的身上,将她轻轻地安抚。  无涯一听到她的话,心中顿时霹雳从天而降,将他的信心击倒,他失声喊道:“不会的,这不会的,你在骗我。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楼飞凤哭着说:“你爱她吗?你与她决斗只是为了争那个可怜的天下?你说呀?是不是这样?”  无涯说道:“不,不是这样的。我仰慕她是不假,试问天下,有谁敢小看。我在和她较量之中学到剑术的无上之道,可是我一直当她是男人,从来都是这样。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之中得到了初晴剑,我变了,我变成一个冷血的杀手。我也不知是什么让我变了,我得到了初晴剑之下就离开了她。当我用初晴剑杀到了九百多个人之后,她找到我了,并答应和我决斗。只要我打败了他,那我就是天下,无人能敌。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要我再杀人,至少不能再用初晴剑来杀人,无论输赢。我答应她了。那天晚上,大雪纷飞,我以一招之势把她打败。她就消失在人间,而我成为了天下。我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用初晴剑来杀过人。  楼飞凤阴笑一声,说道:“你知道是谁把初晴剑暗中送给你的吗?”她突然大声喝道:“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妒忌你和我姐。为什么当初她遇上的是你,而不是我。我恨你们两个,所以我要拆散你们两个。”她扬起剑,指着无涯说道:“拔剑,把你的剑拔出来,让我看看能有多快。”  无涯从迷茫中醒了过来,初晴剑一抽,青光如雪一般流泻出来。初晴剑上刻着阴阳相反的纹路,花纹的槽中刻着银丝,青面光滑如镜,线条优美,身形纤江薄匀称。初晴剑造工明显比阴霾剑要精细,但是这也成为了初晴的一大劣势,华而不实,真正的剑是用来杀人的。阴霾剑主杀,初晴剑主守。  无涯对楼飞凤说:“好,让我们较量一次,分个高低,来吧。”他向前一跃,青光一闪,向楼飞凤横劈了过去。楼飞凤举起阴霾剑向他迎了过来。  就在这时,无涯的剑突然脱手而飞,当一声掉落在地上,阴霾剑从他的肩膀贯体而过,血花喷溅出来,染红了楼飞凤的脸。无涯对着天空微微一笑,说道:“我来了,你等着我,我来陪你了……”他微笑着合上眼,从雪山上摔了下来。  楼飞凤阴霾剑拄地,她好像没有到感觉到杀人的快感,充斥在心中反而是一股刺痛感,一种戳心的痛。她大喊一声,试图发泄出心中的痛,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深深的失落。她冲向山崖边,却没有看见他的尸体。山崖下来一片白雾茫茫,她的心似乎要落到下面去。她拖着沉重的步子消失在雪地之中。  她回到小屋之后发觉自己的心似乎已经死了,死去了,没有了灵魂,剩下的只有一副躯壳,她每天都会站在门口,想念那个人,在等着那个人回来。这一等就是三年,她长叹一声,自言自语地说:“没有想到一别就是三年了。”  就在楼飞凤几乎要到绝望边缘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袍的人回来了,是他,果然是他,无涯。无涯手握初晴剑走近小屋,走到楼飞凤的床前,对她说:“这几年辛苦你了,我以后一定会替你姐姐好好照顾你。”  楼飞凤惊讶得无以复加,问道,:“你为何会突然转变这么大?你不爱我姐吗?”  无涯说道:“你姐当初送给我一壶酒,对我说,如果有解不开的结的时候,就喝一口。”  楼飞凤脱口而出:“忘忧酒?”  无涯哈哈大笑,笑得外面的梅花纷纷扬扬,一场绚烂的梅花雨落满人间…… 共 36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茎手术后的护理重视事项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抽搐晕厥没吐白沫是癫痫症状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