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唐山信息港 > 教育

怒剑龙吟 千零六十七章 纹章 变化

发布时间:2020-05-22 09:45:38

怒剑龙吟 千零六十七章 纹章 变化

第三十个时辰。章节全文阅读

风无道百无聊赖地又在地板上划下一道浅浅痕迹,望着被他用手指刻下了一道道纹路,无奈一笑。从风韧情况稳定下来开始,过去的这一天的时间里再无变故,只有他时不时身上跃腾闪烁的雷火光芒。

当即使如此,风无道依旧没有离去,他很清楚,这等炼化之事不到,结果很难説清楚。表面的平静之下,也许隐藏着足以致命的巨大隐患。

“认识你xiǎo子也五年了,这期间你给我添了多少麻烦,早就记不清了,真是一个能惹事的主。不过大部分时候,为的都不是自己,拼着命也要去保全同伴。像你这里的好人,这世上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只是,你不明白吗?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多少痛苦都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他仰头一叹,入眼的只有暗青色天花板。

“也许,我的残魂三千年沉睡不散,等待的就是与你相遇的宿命。我当年犯下的过错,全部要通过你来赎罪。这一次虽然你不説,但是我也能够想到,那般莽撞的做法,只有当你的同伴受到严重威胁时,你才能够狠心做下裁决。你体内的七皇之力,极难控制,也很容易失控。至今为止,整体而言你做得还可以,但是依旧不够。”

就在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风韧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突然盘坐的身躯有了少许的动弹,周身衣袍无风自鼓,扑哧的低鸣声自浑身上下爆起。

下一刻,奔涌的火光凭空浮现,熊熊燃烧的炙热之中,数道弧电状紫色雷芒疯狂跃动,隐约中能够瞥见一条巨蟒身影在灼烧下扭动挣扎。

奈何,这一切只不过是徒劳。

龙吟声骤然响起,盘旋的金色火光凝为龙形,顺势一爪拍下赫然将巨蟒擒住。而在它身后,另有一道模糊黑影若隐若现,似乎也是龙形。

嗤!

巨蟒虚影彻底撕裂,被那金色龙魂一口吸尽,在它周身萦绕的赤色火光之中,瞬时多出了丝丝闪烁电光。

而后,更是幻化为雷芒状的赤焰。

龙影下沉,逐渐消散,另一道模糊的漆黑残影也是一同泯灭,跃腾在这间密室中的一切力量都好似受到了漩涡的吸扯,盘旋卷动,尽数重新涌入回到了风韧的体内。

霎时间,他的气息猛然暴涨,浑身骨骼都发出阵阵清脆磨合之音,双拳就势一握,强横的劲力波动骤然啸动。

轰!

密室为之一颤,布下了无数铭文印刻的墙壁也是浮现出diǎndiǎn一闪即逝的光斑,宽敞的空间里忽明忽暗。

“这股气息……道级皇阶中段。章节全文阅读”风无道一惊,紧接着又恢复常色:“也对,吞噬了一个相同等级的魔兽,提高一个层次,也算差不多了。()”

“差不多吗?原本我还以为,可以达到皇阶高段的,又或者直接突破到帝阶。”

笑声响起,风韧也是睁开了双眼,被映衬成淡金色地眸子中,一抹紫电一闪即逝。

风无道按着自己额头叹道:“你xiǎo子别不知足,我记得你返回南大路的时候可还只有道级王阶高段,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九大古族的嫡系都很可能一辈子无法迈入皇阶层次,更别提这样的提升速度。”

“但是在九大古族中,帝阶层次又或者是道级之上的强者,即使不多,想必也不算少吧?”风韧脸色微微一沉,低声説道:“因为有些事情,我迟早会和他们中某些人再次撞上,也必然又是一场恶战。在那之前,必须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风无道应道:“我理解。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不过,似乎我还没做好与龙魂一族为敌的打算。不管怎么説,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我的后辈。当然,你是重要的一个。”

“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风韧调侃了一声,已是来到了风无道身前。

“也该离开这里了吧?我还等着去看看雪夜泪和轻柔她们结果如何。”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上层的主城之中,时间已是清晨,但是醒来的人并不多,见到他们同行,路上经过之人也是纷纷行礼致敬。

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一扇合拢的金属大门之前,风无道瞥了眼上方的一枚标志,顿时一笑:“已经完成了,我们进去吧。当然,里面有的只是报告结果,想必她们两个都已经回去休息了,你打算先去哪边?”

伸手抵在房门上一推,风韧淡淡回道:“先看结果。”

屋内很是宽广,但也陈列了各式各样的平台与器械,在里间的隔间里,风无道伸手探入到了一枚映在书柜上的法阵中,鼓捣一番后,拿出了一枚卷轴。

见状,风韧等不及一把抢过卷轴,直接撕碎外部的封印将其摊开,目光迅速掠过逐渐浮现出来的一行行文字。

“雪夜泪体内大地纹章的激活程度高出了曾经的记载许多,而且其中部分力量缺失更多?风轻柔的大海纹章相对稳定,激活程度也有一定提升,缺失的力量很少。”

粗略浏览一遍后,风韧得出了结论,又望向风无道问道:“解释一下吧,什么意思?”

“冥帝应该从雪夜泪身体里强行抽取了一部分的力量,用以完成她的三枚纹章合一计划,很可能目的是想要提升实力,达到道级之上的层次。”风无道随口回道。

“这diǎn我也能够看出。我想问的是,激活程度以及轻柔的纹章也有缺失,那是什么情况?”风韧一喝,将手中的卷轴抛给了风无道。

风无道接过卷轴,也没有去看,只是有些诧异道:“这个难道你忘了吗?当初,银月心霍晓璇风轻柔三人体内的纹章之力都被你吸收了少许,凭借着在她们体内的那diǎn激活程度,也无妨完成自我修复。本身,这三枚纹章都只是半成品。”

“我?”风韧一愣,很快也是想了起来,当初还是北庭的战火蔓延南大陆之时,他确实误打误撞吸收了三女体内的纹章之力。

“好了,你也躺上去吧,该是时候检查一下你体内的纹章力量了。”风无道邪异一笑,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金属平台。

“等一下,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有一股发自内心的毛骨悚然?”风韧连连摇头,在不远处得到了指令开始走过来的几名侍女中,却又不经意间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银月心。

“主人。”

她自然也是留意到了风韧的目光,轻轻躬身行礼。

“你回来了?”风韧一惊,瞥了眼风无道。

风无道耸肩回道:“被看我,兴许就是你闭关时间里回来的,我吩咐过,让人通知她回来后时间赶过来检查。”

説罢,他再次朝着书柜伸手一抓:“我还説怎么好像又多出了另一只卷轴,原来是你的。”

摊开一看,结果也与他想象的差不多。

天空纹章激活程度低于大海纹章,更不用提大地纹章了,缺失的力量却相对少上很多。

“不对,按理来説天空纹章的完成度不如大海纹章的,就算风韧当初吸收程度相同,也不至于缺失的少上这么多?难道是有什么别的原因?莫非……”

风无道莫名一阵惊讶,不由分説将风韧往旁边一推,喝道:“躺好接受检查,这很重要的!”

而后,他在书柜中寻找一番,又抽出了另一只卷轴,瞄上几眼,摇摇头放了回去。类似的动作反复了好几次后,也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急忙将卷轴重新卷好,嘀咕道:“竟然还真是这样。这个一定不能让那xiǎo子知道,必须想个法子,让他不知不觉中就中招了。”

“无道哥,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风韧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风无道耳边,惊得他倒退一步,手中的卷轴一下没抓稳落下,被对方眼疾手快伸手接住。

“你怎么这么快?”

风无道一惊,扭头望向不远处的侍女。

只见其中一人上前,躬身回道:“只是单纯地检测纹章力量的残余,并不是检测整个体内的纹章,所以速度很快。副阁主大人体内,确实存在着三枚纹章的波动,不过似乎都处于沉睡状态。其中,以大地纹章的力量为充裕,大海纹章次之,天空纹章少。”

“为什么会这样?”

风韧不明所以,摊开了手中的卷轴,完全不顾风无道想要阻止的眼神。

很快,他得到了答案。

“不是吧,这样都可以?”

一旁,风无道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来,拍了拍风韧的肩膀,而后附在他耳边细语几句,同时瞥了眼不远处还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银月心。

银月心看得有些莫名奇妙,却也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唐突上前询问。

“不行!想要打败冥帝又不是没有别的法子,非要我也融合三枚纹章的力量。而且,无道哥你也是只有一个粗略的想法而已,就算借助整个万铸城的力量,成功率也不好説,还不如不试。况且,説不准冥帝自己失败了,也不要我们动手。”

风韧嚷嚷着便要将卷轴重新放回到了书柜中,却没想到,风无道抢先一把顺手将卷轴夺去,而后抖动手腕一抛,整只卷轴划出一弧流光,落到了银月心下意识抬起的手中。

“你也看看吧,决定一下。”

“不可以的。”

风韧急忙一喝,银月心也是动作止住,毕恭毕敬地将卷轴递回。

在她心里,主人的话便是全部。

伸手一按抵住了风韧接过卷轴的手,风无道沉声説道:“你想过没有,要是冥帝成功了的话,我们将面对的是什么?”

“那只是一个假设而已。现在,想必冥帝还在尝试着完成那一步,只要还没有成功,我们就有机会去阻止,不是吗?”风韧冷声一笑,挣脱开风无道的禁锢,将卷轴塞回到了书柜中。

“以前多少个看上去不可能的对手,不都是终陨落在了我的剑下。冥帝,也一样。”他哼声一笑,大步迈出,朝着银月心招了招手。

“罂粟,我们走,去看看别的人怎么样了。”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风无道双臂环胸暗暗一笑:“真是的,明明两个人其实心里都可以接受的,为何非要这般反应?风韧啊,你xiǎo子敢説对银月心一diǎn意思都没有吗?纹章之力吸收传递的方法之一竟然是所有者男女结合,不过还必须是双方心甘情愿,一旦强求,很可能力量失控暴走。这到底是什么古怪的玩意?另外,冥帝又是通过了什么法子取走雪夜泪体内的部分大地纹章之力的……该不会是……等一下,刚才风韧那xiǎo子的神色,不太对劲,难道也是想到了这一diǎn!”

用什么治疗中老年男人肾虚
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
韶关治疗癫痫病费用
宁波治疗白癜风医院
黄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宜宾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郴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河南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